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ongyang

中学大学时代的学习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世说新语(魔笛等)  

2011-08-11 10:32:18|  分类: 暑假记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世说新语

◆哲理小品——魔笛

    在我7岁生日那天,亲友们把钱币塞满了我的口袋。我高兴极了,马上到一家儿童玩具小铺去买东西。路上,我碰到一个男孩,他手拿短笛吹奏着,那抑扬顿挫、悠悠动听的笛声把我紧紧吸引得入魔了,我心甘情愿地掏尽口袋里所有的钱币换取了这个小玩具,我一回家,就大吹特吹起来。我非常喜爱这个“魔笛”,但全家人却都很讨厌这怪玩意儿。我的兄弟姐妹和堂兄弟,得知我付了多少钱之后,纷纷指责我上当受骗了,原来,我付了四倍于这个短笛的高价。此刻,我才恍然大悟,用这么多的钱,可以买好多好多的东西呀!大家嘲笑我是小傻瓜,我懊丧得痛哭起来。我觉得,这“魔笛”给我的不是愉快,而是烦恼。
  吃一堑,长一智。从此以后,每当我买非必需品时,总是告诫自己说:“切莫花太多的钱去买‘魔笛’。”这样,我渐渐学会了节约。
    长大后,观察人世间芸芸众生,我发现:许多人付出了巨大代价去买各自的“魔笛”。我目睹:有些人狼子野心,虚掷韶华、醉生梦死、耗伤精力、泯灭良心,以牟取暴利厚禄。这时,我常默默地自语道:“诸君花了高价去买‘魔笛’。”
    有时,我邂逅吝啬鬼,这号人视钱如命,对人一毛不拔,情薄如纸,厚颜无耻,唯利是图贪得无厌。我说:“可怜的人呀,你们为自己的‘魔笛’实在付出太大的代价了。”
    每当目睹那伙贪婪无厌而不惜其精神和心灵的人时,我就说:“仁兄啊,错了!你得到将是痛苦,决不是快乐;你们为自己的‘魔笛’付出的代价太高太高了!”
  有时,我还目睹有些人迷恋于华丽的装饰、奢侈的家具、豪华的轿车……而这些“魔”品远远超过其财力,结果债台高筑,身陷囹圄,草草了却一生,于是,我叹息:“唉,你们为区区‘魔笛’付出了多么昂贵的代价啊!”
    总之,我认识到:大多数人的不幸,都在于不恰当估量了各种事物的价值,并为各自的魔笛付出了昂贵的代价。(本文作者简介:本杰明·富兰克林(1706年——1790年),美国物理学家、发明家、政治家、社会活动家。

◆情感人生——爸爸,回家过年吧

  我和表叔跌跌撞撞走在山路上,表叔刚从外地赶回来过年。一个孩子从山梁那边跑过来,一把就拉扯住表叔的衣服问:“爷,我爸爸回来过年吗?”

  孩子的声音带着哭腔。孩子的衣服已经脏兮兮的了,他留着长发,把眼睛都盖住了。这些山里的孩子,也都在模仿周杰伦的长发,偶尔做出潇洒的样子甩一甩头发。我还听见他们在唱“千里之外,无声黑白……”表叔支支吾吾着,他确实不知道孩子他爸回不回来过春节。

  这个孩子,是我一个远房亲戚的孩子,读小学五年级。我听表叔说,他的爸爸和妈妈三年前就离了婚,爸爸和表叔在同一个地方打工,妈妈在广东一家工厂打工,孩子在家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过着日子。表叔说,孩子的爸,去年春节就没回家过春节,他爸说,春节在厂里打工,可以拿双份工资呢。

  一天中午,我来到孩子在山窝窝里的家,在光线黯淡的屋里,孩子正在做寒假作业。叔,你来啦,孩子怯怯地叫我。我拿起孩子的作业本看,他正写寒假作文:爸爸你回家过年吗?爸爸你回家过年吗?看到孩子在作文本上颤抖的笔迹,我心里酸酸的。我读了下去。

  “……爸爸你去年就没回来过年了,我和爷爷奶奶在家过年,好孤独好冷清啊,妈妈也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,我根本不知道妈妈的电话,妈妈是不是忘了我这个儿子……爸爸,去年的大年夜,山里的风刮得好大,电视也突然没了信号,半夜我还没有睡着,爸爸我还在盼你回家,风把房门一下掀开了,爸爸,我以为是回家了啊,结果不是的,爸爸,我哭了。过年的晚上,爸爸,我敢打赌,我是我们班上唯一一个还在流泪的孩子……”

  读完了孩子的作文,我一把搂住孩子:“跟我走!”孩子的奶奶,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扶着墙根摇摇晃晃走了过来,揉揉昏花的眼睛问我:“你给他爸打个电话行不?”老人从一个黑漆漆的柜子上拿起一个皱巴巴的本子说,他爸的电话,这里有。

 我赶紧给孩子的爸打电话,却提示说关机。我看见孩子的目光像跳跃的火一下熄灭了,瘦小的老人坐在矮凳上,垂着泪。

 我看见柜子旁边有一个火炉。孩子说,那是奶奶在冬天为他准备的。山里的早晨,天还没有亮,他去镇上的小学上学,便是提着这个照明和御寒的火炉上学,学校老师称他为火炉男孩。

  我牵着孩子的手,朝表叔家走去。这时,我突然看见,山梁草丛中窜出一只野兔,孩子一下叫了起来:“野兔,野兔!”我迅速拣起地上一个石块,准备朝野兔扔过去。孩子一把拉住我的手喊出声:“叔,不要!”

  我的手缓缓放下。孩子开口说:“叔,你知道明年是什么年吗?”我一时糊涂了。孩子笑了起来,这是我看见他第一次对我露出笑容。孩子说,叔,明年是兔年啊。原来,是兔年,所以,一只野兔也不要伤害,我一瞬间懂了孩子的心。我真没想到,我这个生活在城市的写作者,对一只野兔也这么凶狠。

  在表叔家,我使劲给孩子碗里夹着肉:“孩子,多吃点,多吃点。”孩子突然仰起头,说了一句:“叔,你要是做我的爸,多好…...”孩子的这句话,让我拼命咬住嘴唇,泪却流了下来。

孩子他爸,今年春节,回家过年吧。(选自《中国妇女报》 作者 李晨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